[我要投稿]   

《红楼梦》青春美少女“攻心计”

时间:2013-08-25 00:46 来源:广州日报 作者:小伙正年轻 点击:

《红楼梦》青春美少女攻心计

《红楼梦》青春美少女攻心计

  黛玉葬花

《红楼梦》青春美少女攻心计

  史上

  在红楼梦大观园少女的国度里,发生的不只是一场青春的盛宴,不只是美丽、欢笑和浪漫,也上演着嫉妒、矛盾和排挤,甚至是无情的阴谋,只不过,这些争斗裹着青春靓丽的外衣,以阳光男孩女孩斗气的方式挥洒出来。

  因此,这些争斗虽然有些酸,却不尖酸,虽然薄,却不刻薄,再怎么样也是一场青春的争斗。而表现得最为突出的,便是薛宝钗林黛玉之争。

  薛林首次交锋:引来薛宝钗屡次主动出击

  虽然贾宝玉是将少女当成神来膜拜的,然而在封建男权社会,他才是大观园女儿国里的神,几个美少女的命运都是由他来决定,具体而言就是薛宝钗、林黛玉和袭人。薛宝钗对贾宝玉,从感性而言,她真的爱宝玉,但更多的是现实的考量;袭人退而求其次,求的是一个有利于她的妻妾组合,她发现薛袭组合对她比较有利,于是自然而然与宝钗站队。

  只有黛玉,真的是很纯地很纯地,不作任何功利打算地爱着宝玉。一对男女,如果只有爱,而且是很纯的爱,十有八九注定得不到好下场。因为命运,最喜欢欺负纯洁的爱情。

  薛林第一次交锋,是在《红楼梦》第八回,宝玉在梨香院薛宝钗家,正拿宝钗的项圈研究着,宝玉的项圈上写着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,宝钗的上面写着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。”十六个字很对仗,如一副对联,也似乎预示着宝玉宝钗是天成佳偶。爱情婚姻的天平正开始往这对男女倾斜时——

  黛玉出现了。

  两场“奇袭战”

  这是一场奇袭战,而且恰到好处,就在感情似乎要发生质的变化时及时现身,黛玉一开口,就有浓浓的火药味:“哎哟,我来得不巧了。”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干的好事,让我碰上了。一轮炮火过后,又来第二轮:“早知他来,我就不来了。”矛头表面上是指着宝玉,说自己不该和宝玉一块到梨香院来,其实是指着宝钗,说宝钗不该和宝玉在一起。尴尬的宝钗在这次交锋中落败,她只能以玩笑给自己解围:“真真是颦丫头的一张嘴,叫人恨又不是,喜欢又不是。”

  不过,这场青春爱情的争斗并没有完,薛宝钗自第一次被动受挫之后,吃一堑长一智,接下来便频频主动出击。

  下一场战斗发生在第十九回。贾宝玉和黛玉嬉闹,两个并不邪恶的男女以一种看似邪恶的方式进行交流:二人都面对着躺在床上,既不是坐而论道谈人生,也不是颠倒衣裳乱两性,只是一对纯洁无瑕的少男少女在嬉笑而已,宝玉编了一笑话,将黛玉说成是耗子精,黛玉坐在宝玉身上要拧他,很纯洁的一幕,但看上去似乎有点邪恶。

  就在这个敏感时刻,其实也可能是量变发生质变的危险时刻,宝钗出现了。和上一场一样,算是一场奇袭战。

  具体场景还是看原文吧:黛玉笑道:“饶骂了人,还说是故典呢。”一语未了,只见宝钗走来,笑问:“谁说故典呢?我也听听。”宝钗的姿态表明:就你林妹妹可以突然出现,难道我宝钗就不许这样?宝钗不放心啊,这次的男女耳鬓厮磨场景比上次她与宝玉过分多了,不及时出现,恐怕………

  当然,以宝玉黛玉的纯洁,应该不会发生龌龊的事情,然而,恋爱中的男女,谁不会多操一点心呢。

  下手狠辣:屡次将黛玉推向风口浪尖

  在梨香院战役中吃过一次教训的薛宝钗,将自己的反击能力发挥到极致,她经常将猝不及防的黛玉推到风口浪尖。

  且看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五回,贾宝玉和王熙凤都中了邪,搅得荣国府鸡犬不宁,好不容易来了一僧一道,请出贾宝玉自身的宝贝——通灵宝玉,才让二人安静下来,到晚上,二人才渐渐醒来,喝了米汤。这时,林黛玉情不自禁,同时也不晓得遮掩,别人还未开口,她就念了一句:“阿弥陀佛。”

  就这么一句真情流露,被薛宝钗逮住战机,狠狠进行打击:“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,又要讲经说法,又要普度众生;这如今宝玉凤姐姐病了,又烧香还原,赐福消灾;今日才好些,又要管林姑娘的姻缘了,你说忙得可笑不可笑?”

  滴翠亭事件

  本来宝钗和黛玉都是在暗暗较劲,一句“又要管林姑娘的姻缘”,却将黛玉的感情推向了公开一面,宝钗自己却仍待在阴地里歇凉。而其他人结合黛玉的这一声感叹,自然也觉得宝钗的话是可信的。黛玉此番很被动,红了脸,摔帘子出去了。

  宝钗这一次真的很不地道,更不地道的是第二十七回。宝钗本欲往宝玉住所去,却见黛玉先去,醋意上涌,于是抽身离开去捉蝴蝶,在滴翠亭,阴差阳错地听到了丫鬟坠儿与红玉的对话,对话的核心是关于红玉和贾芸私下相好的事。

  宝钗悄悄地听了也罢,却在这个关键时刻,她很自然地将黛玉推向风口浪尖,对红玉和坠儿说:瞧见林姑娘往你们这边来了。

  这简直是拿着林姑娘的性命和名誉开玩笑,在两个丫鬟吓得脸色铁青之后,宝钗还得意地说上一句:“(黛玉)一定又钻进山子洞里去了,遇见蛇,咬一口也罢。” 宝钗当时的心情可能真的恨不得黛玉被蛇咬一口,不错,滴翠亭事件,就是宝钗放的一条“蛇”。

  而可怜的黛玉,就这么躺着中枪了。

  狠下重手:借机会恶心和敲打黛玉

  宝钗虽然在日常事务上保持八面玲珑的姿态,一问三不知,不得罪人,然而,她对黛玉的一切信息却是多方搜罗,巨细不漏的。在第四十回中,贾母和儿孙们行酒令,大家用的都是《千家诗》里的名句,刘姥姥用的是村俗大白话,独独黛玉用了言情戏剧《牡丹亭》和《西厢记》的台词: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,“纱窗也没有红娘报”。

  大家闺秀尤其是封建贵族小姐看《牡丹亭》和《西厢记》这样的“淫词艳曲”,这在当时是件很丢人的事。大家都没留意,宝钗却留意了。

  给黛玉上人生指导课

  在第四十二回,早有预谋的宝钗截住了黛玉,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:“你跪下,我要审你。”

  黛玉正懵懂间,宝钗便说出前一晚酒席上黛玉说的行酒令,黛玉虽然内心认可《牡丹亭》和《西厢记》的爱情价值观,然而毕竟和当时的社会价值观相悖,一旦被发现,自然觉得理亏。

  宝钗就在这个时候俨然以黛玉的人生导师自居,语重心长地教育林妹妹:这些闲书,我虽然也看过,但没放在心上。我们女儿家本来做些针线活就行了,但现在认识了字,就要看看正经书,“最怕见了些杂书,移了性情,就不可救了。”分明是在恐吓教训黛玉,言下之意是我宝钗出于负责任的态度,在挽救你,你要识趣。此时的黛玉如同哑巴吃黄连,不能回驳,也不好辩解,只得乖乖当了一回宝钗的学生。

  把自己的情敌当成学生训导,想必心里一定很爽吧,我这样揣测宝钗的心理。

  然而,宝钗再怎么打击黛玉,也改变不了爱情的天平,宝玉的心,无论怎样都是属于黛玉的。在第五十七回里,宝钗遭遇了严重的打击。当宝玉听紫鹃胡诌说黛玉迟早要回扬州时,忽然失去心智,要死要活地闹,当时在场的宝钗,心里该是怎样的痛呢。

  心里滴血的宝钗,于是拿黛玉泄恨。怎么泄恨呢?恶心黛玉;用什么恶心黛玉呢?用自己的哥哥薛蟠。薛宝钗对母亲薛姨妈说:“妈明儿和老太太(贾母)说,求了他作媳妇,岂不比外头寻的好。”

  黛玉是何等高雅的神仙妹妹。薛蟠是何等龌龊的禽兽,把他们扯一块,这不是拿自己哥哥恶心黛玉吗?这话连薛姨妈都听不下去了,马上堵宝钗的嘴:“我还怕你哥哥糟蹋了她。”

  可见《红楼梦》确实是写实剧,既写了女儿国的纯洁、美丽,也写了其中的龌龊、嫉妒和暗争,曹雪芹说女儿是水做的,这水,自然也会掀风浪,自然也会有暗潮汹涌。

(责任编辑:小伙正年轻)
tags: